正文
 
典当与寄售:不得不说的故事
2016-10-27 14:51:32 来源: 新浪微博
 
    由于曾经的“沾亲带故”,当你在典当人面前说起寄售那一档子事,听者恐怕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是:最主要是抢了典当的生意。寄售曾是典当的初级阶段。不过,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发展,它们演变为全然不同的两个行当。典当与寄售无论从词义还是我国现时的法律法规上理解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典当是一种特许的货币交易行为,必须接受国家颁布《典当管理办法》的调整和制约。寄售是一般物品交易行为,就是物品的所有权人将物品放在寄售行,待寄售行将物品变卖后再结算付款的过程称为寄售。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经营者往往出于各自经济利益,有意无意的混淆相关概念,于是寄售与典当就引发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寄售行:高攀典当求发展

  寄售行本质上是一个旧货销售代理场所,先付资金并收取利息就是越轨经营,可以说这是一条区分典当和寄售的红线,然而在当前市场环境下,红线并不红,由于打击不力,不少寄售行频频越线。加之国家对寄售行业的管理远较典当行业来得宽松,面对国家金融政策的松紧收放,寄售行业船小好调头显得收放自如,愈加游刃有余。在某些地区无序发展违规放贷,造成了畸形的繁荣。以我国经济发展比较快的浙江地区为例,2009年,国家实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当时全省有近1/3的寄售行选择了停业或是歇业。而到了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当正规的金融机构受国家政策调控进入到“收紧”放贷之时,开设寄售行却出现了“井喷”之势,被称为中国经济急先锋的温州,仅在2009年12月到2010年1月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新登记设立的寄售行就达100家左右,至此,该市寄售行(个体户)总数已达到232家,寄售公司已达到58家。“目前,浙江省的县级市、城乡接合部以及县级市下属的村镇,往往都是寄售行扎堆的地区。一个经济发达的县级市,有上百家寄售行并不稀奇。”浙江典当业内人士表示。2010年以来,宏观调控增强了民间借贷的供需,再加上民间借贷有望阳光化,寄售行正在上海、湖南、湖北、广东等区域内迅速蔓延。一些寄售行以典当行面目出现,从事一些房产、汽车等大宗商品的寄售,甚至从事融资、担保等业务,虽然有关规定明确寄售行不允许经营黄金、铂金、机动车、房地产、有价证券或股票。但是,“没有这种业务,我们怎么生存呢?”某家寄售行业务人员毫不掩饰地反问,市场客观的需求与严肃的法律之间的灰色地带如何处理是值得好好思考的。

  典当行:自办寄售寻出路

  比起典当行自己出售绝当品,寄售行与典当行在此领域进行合作倒是颇具优势,可谓相得益彰、强强联合。一来寄售行能在鉴定上省不少心,因为典当行拥有人才和鉴定设备这一软一硬两大强项,二则寄售行又能提供大量而稳定的客户群体来消费绝当品。被称为中国典当行业航空母舰的上海华联典当有限公司在这一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作为关联企业的上海华联寄售行正在与上海华联典当行进行合作,典当行的绝当品委托寄售行出售。因为价格比较透明,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加之良好的门店位置,从寄售行的业绩来看,近几年每年都在提升,有越做越大的趋势。一些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在目前的体制下,典当行确实可以考虑将某些业务委托寄售行来做,如寄卖。或者作为一种业务的开拓,典当行也开设寄售门市,这对自身业务的发展也是有利的。

  寄售和典当这两大行业,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笔者以为当务之急是:一、严厉打击非法的典当行为。尤其是寄售行业的放贷行为。二、尽快出台典当行业的统一标示,便于社会各界区分。同时衷心希望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中能够发挥各自优势,携起手来以交流求商机、以合作求发展、以团结求进步,共同走向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