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麻垌当铺的记忆
2015-12-24 14:32:30 来源:
 
           一提起当铺,记者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当年在电影里看到的情景:高高的柜台前,穷人窘迫地递上家中最后一点值钱的物件;柜台后的账房先生,则投来狡诈、鄙夷的目光……印象中的当铺,就是个榨取穷人血汗的场所。

然而,近日途经桂平市麻垌镇,与一栋清代当铺老楼不期而遇,才发现自己此前对当铺的认识相当浮浅。

从外观看,这栋立在街口的方方正正的当铺老楼像极了一座巨型碉堡:高达20余米的墙体正面和背面,整齐地排列着6排像枪眼一样的气窗,楼顶高耸着瞭望台和马头墙,厚实的大门包着铁皮。

细数外墙排列的气窗,感觉这栋占地面积达236.8平方米的楼房应该高达7层。然而,进到楼内,才发现实际只有4层。巨大的楼体在厚实的外墙和4条直通楼顶的方形砖柱的支撑下,至今仍然相当坚实。但是,楼内的木楼梯踩踏上去已经吱呀作响,让人心怀忐忑。

听记者笑称这栋当铺老楼像碉堡,在楼下墙角闲坐的一位李姓老人笑道:当年,这楼体四周还挖有很深的壕沟,进出当铺要走吊桥。吊桥一拉起来,谁也进不去。所以,镇上很多人也都把它叫作炮楼。抗战年间,它也确实曾经被入侵麻垌的日本鬼子占来做过炮楼。

在李老的记忆中,麻垌当铺是在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由麻垌大上村下芦屯人发起建造的。当铺的开设资金分为30股,在桂平一带经商的广东商人占了27 股,麻垌本地富户仅占3股。

当年的麻垌当铺,除了经营传统的典当业务外,还是周边商人、财主和官员存放资金的重要场所,许多民间闲散资金也都存放在当铺里生息。特别是那些手头有点钱却又不会做生意的人,都选择把钱存在当铺里,稳稳当当赚取利息。

吸收了社会上大量闲散资金的麻垌当铺,自然不会让钱着,为实现钱生钱的目的,当铺将放贷业务做得风生水起,生意做到桂平、贵港乃至南宁。开张时本钱并不算太多的麻垌当铺,由此逐渐壮大,远近闻名。

眼看着麻垌当铺财力不断增强的人们,越发觉得把钱财存放在这座碉堡里是千稳万当的明智选择,就如同如今的人们把钱存入银行的心态一样。事实上,从麻垌当铺当年开展的业务内容和范围看,它也确实已经类似于当今的银行。

为什么在远离城市的麻垌圩镇,会出现如此气派的一栋敛财大楼呢?距史书记载,当年,麻垌曾是桂平与外地往来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东可达容县下广州往香港,西可通贵港达南宁至昆明,南可至玉林转北海去东南亚。早在清代,麻垌就已成为桂东南地区一个重要商埠,圩镇上商店、作坊云集。

云集于麻垌的商店,也成为当铺拓展经营业务的重要伙伴。据曾经在麻垌当铺当过差的袁锡良老人回忆:当铺当年收取的典当物品,凡过期不赎者,大多卖给当地商店。当铺与商店之间,结成一条紧密相连的利益链。

据史书记载,清代末年至民国年间,类似的当铺曾经遍及广西城乡。1933年,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由桂林前往苍梧时,曾经形象地描绘沿途所见的当铺大楼:远望矗立天际的炮楼,上面写着同福饷押’……全城房屋,完全匍匐在它的膝下。

曾经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一栋栋当铺大楼,随着现代银行业的兴起逐渐衰落,不仅在业务上退出历史舞台,连气派的楼体也大多被拆得踪迹全无。麻垌当铺是其中的幸存者。

新中国成立后,麻垌镇政府相中这栋全镇最高、最气派的楼房,把它当作办公楼。当陈旧的当铺老楼被新办公楼取代时,它又幸运地被当地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的麻垌圩镇,依然熙熙攘攘,十分热闹。立在街口的当铺老楼如同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众多楼房的簇拥下傲然俯视来来往往的人流。在它那壁垒森严的楼体里,究竟还潜藏着多少兴衰成败?多少喜怒哀乐?

(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作者:罗劲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