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淘当铺的“无牌照”生存之路
2015-07-20 14:41:40 来源:
 

    淘当铺用互联网思维改造典当行业:第一步,成为帮当铺卖绝当品的电商平台;第二步,成为信息撮合中介,线下当铺在网络平台上交换信息,淘当铺类似于典当行业的“滴滴打车”;第三步,做自己的线下直营门店,建立全国的当铺联盟体系,目的是让线下的典当从业人员向线上倒量——把各地线下客户推给淘当铺,然后淘当铺给其返佣。

    2013年创办的互联网典当平台淘当铺,是一场典型的互联网+实验。典当行业是个相当特殊的行业,在中国经营当铺,没有牌照寸步难行;鉴定师群体也是三百六十行中的稀缺人群;典当这个生意历史上长期是以当面交易存在......淘当铺的创始人王一是怎样一步一步通过互联网玩法打通了线上线下的难题,来看他的颠覆传统的创业故事:

  王一曾经将200多双二手球鞋,作为绝当品卖出了100万元。出售这些绝当品的平台就是网络典当平台——淘当铺,由王一在2013年创办并担任CEO,他希望用互联网去改造传统当铺行业。

  典当在中国存在了近两千年,唐宋进入市井,明清尤为兴盛。“明朝时期中国有3亿人口,2万家当铺,现在中国14亿人口,一共7547家当铺,其中7000多家只做房产抵押业务,只有500多家做民用品抵押。”王一认为,从历史上来看,典当在民间有巨大的需求。

  典当业的发展,在1949年建国后经历了一个大拐弯,典当被认为是“资本主义产物”,由国家取缔了将近30年,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才恢复经营。此后,典当被国家定位为非银行金融机构,因为特殊的行业背景,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中国人民银行和公安部对其进行监管。

  典当行业在中国历经起伏,但从国际上来看,它一直是一个刚需,与民众生活紧密关联。

  王一给出了一组数字:美国3.5亿人口,2万家当铺,平均1.7万人中就有一家当铺;在日本,3 万人中有一家当铺;马来西亚是5万人一家当铺;新加坡的典当行业200年前由中国移民带入,上世纪九十年代,新加坡平均每1.24人典当一次。

  而当铺生意在中国的发展与这些国家相差甚远,除了历史原因,还有2点:

  1、在中国经营当铺需要申请牌照,一张经营牌照动辄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资金实力一般的企业根本难以负担;而在美国,经营当铺并没有牌照限制,一些公司开了许多连锁当铺,产业发展没有政策限制。

  2、一家线下当铺门店的覆盖范围是3公里,即便是开在最繁华街道的当铺,一天的客流量也有限,国内很多当铺为了节约成本,扩大客单价,只做房产抵押,所以市民即便拥有手表、古董,也往往踏破铁鞋无觅处;而国外的当铺开设连锁店面,可以有效解决覆盖面的问题。

  传统行业面临的问题,互联网试图解决。

  不仅仅是电商平台

  王一用互联网改造传统典当行业,这条路并不是一开始就清晰可见。淘当铺经历了三个阶段,才从一个单纯的电商平台逐步发展成一个拥有线下门店的联盟体系。

  第一步,成为一个帮当铺卖绝当品的电商平台。

  绝当品是什么?典当期限或续当期限届满后,当户应在5天内赎当或续当,预期不赎当或续当为绝当。绝当品估价金额不足3万元的,典当行可以自行变卖或折价处理;估价在3万元以上的绝当品,由双方事先约定绝当后由典当行委托拍卖行公开拍卖。

  将200多双二手球鞋卖到100万元,只是淘当铺众多拍卖经历的一个缩影,传统当铺通过线下渠道拍卖,时间、人力成本都很高,还有地域限制——绝当品往往在当地进行拍卖。王一把这些绝当品搬到网上,节省了时间和人力成本,解决地域问题,全国各地的当铺把绝当品送来北京,或者做保价快递,寄到淘当铺,淘当铺鉴定之后把信息发布到网络,全国各地的网友可以在线上买到绝当品。

  淘当铺俨然一个网络二手市场,同时王一也在线下办拍卖会,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

  人们为什么要买绝当品?

  “因为便宜啊。”王一笑了笑:2013年到2014年,淘当铺帮全国各地线下当铺卖绝当品,卖多了,就和线下当铺形成了合作关系,彼此信赖,这为之后的几步发展奠定了基础。

  第二步,成为信息撮合中介,线下当铺在淘当铺这个网络平台上交换信息,淘当铺的角色类似于典当行业的“滴滴打车”。

  “有一些线下当铺只做房产典当,但是店面开在街边,肯定会有老百姓走进来,问能不能当块手表,这家店做不了,可以把用户介绍给这座城市的其它当铺,抽点介绍费;或者一个用户要当10万,车只能当8万,还差2万怎么办?拿块手表来,通过淘当铺当给别的店面,凑到10万,这是三赢的事情。”王一介绍。

  信息撮合遵循的是就近原则,根据地理位置判断就近有几家当铺,淘当铺把信息对接给合适的典当行。当用户有典当需求,可以登录淘当铺平台,登记自己的典当品,对接合适的当铺。

  2014年,王一都在专注做典当行业的信息平台,他渐渐觉得:信息平台无法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他还要做点别的事。

  第三步,从2015年1月开始,淘当铺做起了自己的线下直营门店。首先是北京、上海、广州这类一线城市,然后向南京等二线城市扩张,目前为止,仅仅北京的线下门店就已经放出3000多万。做线下门店,意味着要自己做鉴定,王一介绍,淘当铺在一个城市至少安排两个鉴定师。

  “民用品不像房产和豪车一样标准化,古董、名画、手表这些物品都要鉴别真伪。每天送来的典当品有一半都是假的,经常有老太太被骗,带着古董和名画来当钱,结果鉴定出来都一文不值。”王一介绍,淘当铺自己有专业的鉴定师团队,他们工作量很大,常常加班到半夜。

  淘当铺改变传统当铺行业,最根本的特点是:用互联网的“平等”思维做典当。比如此前国内当铺根本不会接受球鞋,但是在淘当铺,上至貂皮大衣、豪车、名表,下至旧手机、台式电脑,都可以典当,有些大学生到了月底,生活费花完了,拿一部旧手机来淘当铺当个200块钱当作伙食费,过两天有生活费了再把手机赎回去。

  无论是豪车还是旧手机,在淘当铺都是4%的月息,所以一部当了200块的旧手机,一个月利息为8元,一周大概是2元,连成本都覆盖不了。

  “但是我们什么都做,豪车和旧手机都一样,因为我们是互联网公司,平等第一。”王一在互联网圈创业十年,他认为传统典当行是以汽车和房产类的质押品为主,但是从互联网的角度看,有车有房的用户毕竟是少数,大量的用户只有一些民用品,他们也会急需用钱,希望享受借款服务,互联网用户量非常大。

  2015年3月,淘当铺开始建立全国的当铺联盟体系,目的是让线下的典当从业人员向线上导量——把各地线下客户推给淘当铺,然后淘当铺给其返佣。

  这几年做绝当品拍卖、信息撮合业务,淘当铺积累到全国各地典当从业者的资源,如今都能够使用起来了。

  线下典当从业者关注淘当铺微信公众号,通过公众号平台上交手头的典当客户信息,淘当铺将这些信息整理、筛选,推送给各地线下自营门店,从业者获取提成。(财经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