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当铺的行话和规矩,一篇读懂老当铺!
2017-11-14 19:38:42 来源: 网络
 
旧社会的当铺,也称“典当”、“质库”、“长生库”、“解库”、“质肆”、“押店”等。它专以‘济民”为招牌,行牟利之实。
 
过去有句俗语:穷人离不开当铺。老百姓经常将仅有的一些衣物送进当铺抵押,或向亲友借物抵押(名曰‘借当”)换钱,以解燃眉之急。
 
当铺内手续繁多,当衣物者到了当铺,先将衣物交给司柜看货定价,押金要低于衣物的一半。成交后由司帐记上帐,打包之后高声唱:“收货入库”。然后付给收据,称为“当票”,上载明当物抵押款数和时限。当期一般为6 个月至18 个月,月利率高达二分五厘至三分。如到期不赎者,称方‘死当”,由当铺转手倒卖。当时穷苦人多,有许多人当后无力赎回,而当铺借此进财。
 
开当铺的一般都讲迷信。张家口福生当铺是山西车惘村常家开的,在桥西东关街。开业于清光绪年间,是当地一家最大的当铺。在开张那天,管事的一大早。就带领全体从业人员在财神牌位前烧香、磕头,祭祀一番,祈求好运。待王掌柜等人各就各位后,管事便大声喝令:“请幌子开门!" 
 
小伙计挑着幌子出来,先不放当客进门,而是等掌柜的在鞭炮声中用算盘敲三下柜台,并朝外摇三摇,意在驱赶‘煞神”,然后由3 个新徒弟充作招财童子,上柜台作象征性交易,用意在于讨口彩(吉利话)。第一个童子抱着一锭银元宝,名为‘利市元宝”; 第二个童子抱一只瓷瓶,取‘平安吉祥”之意;第三个童子抱一柄三镶如意,象征‘吉祥如意”。3 个童子口念吉祥贺词向掌柜贺喜,掌柜开出第一、二,三号当票,以示开张大吉,然后正式对外营业。
 
当铺开张时,要贴大红色门联,上书‘新张伊始喜气扬,平安如意当吉祥”。还有的贴‘典肆开张为便民,却将利息定三分;不论铜子或银币,票写张垣十足银”(张垣”为张家口的代称)。
 
当铺来的新学徒试字时,谁要写出“未登龙虎地,先进发财门”十字,谁就博得掌柜大喜,要另眼看待。当铺在大年初一也不放假,这天来的‘天字第一号”指头一位当户),掌柜的为讨个开市大吉,一般都不与之讨价还价,图个皆大欢喜。
 
当铺门坎比一般店铺高得多,福生当铺台阶有8 级(防止水淹),柜台也高,有的在门内摆一列大屏风,以不让他人看见当铺内的情况,也不让熟人看见来典当者的窘相。当铺的柜台特别高,站在柜台前看不见柜台上的物件,这是为让典当者产生敬畏感,不敢和当铺争价。
 
当铺给当户付款时,按例要先扣一个月的利钱,即使立刻去赎,也是如此。如当物者在临近赎期时,要检查一下衣物损坏情况,以决定是否赎回时(当铺行话称为“照一照”) ,当铺按例也要加收一个月的利钱。
 
每年年节临近,当铺还派出人用低价收购无力取赎者手中的当票,使当物成方‘死当”,以赚取更多的钱财。当铺门前都挂幌子,幌子分为三类,一是文字幌子;二是标志幌子;三是象形幌子。
 
 
 
文字幌子是将直接表现当铺行业经营内容的“当”、“质”、“押”之类的单字,用醒目的大字书写在墙上,招徕当客。
 
标志幌子也就是招牌,以特制巨大的络钱两串,悬挂在门前两侧,作为标记。
 
象形幌子是在当铺前竖一大牌子,上书‘某某当铺”,有的在门前立旗杆、设坊,旗杆或坊上挂有木制大钱两串,上悬红布飘带。
 
“小押铺”在招牌上写一个黑色‘当”字,在当字上边用红色写一个‘押”字;而‘代当”的招牌上则用红色写一个‘代”字,含有当铺代理店的意思,
 
另外,当铺都在柜台旁挂一块‘望牌”,用以显示当期,按照所执行当期月数,选择《千字文》开篇的文字依序排月份,如:“天、地、元、黄,宇、宙、洪、昌,日、月、盈、者、辰、宿、列、章,安、来”,即代表18 个月赎期的各个月份,这些字分别记在各号收当的当票、架签上,同时用望牌显示哪个字号收当期满,便于查寻与及时处理。望牌上的各代用字可顺序推移,如“天宇牌”即指当票第一号。当票到了第二个月期,即将期移至第二个字上面,其余依序移动。“望牌”是当铺一种有效的管理手段。各家当铺都普遍采用。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隐语行话,又称秘密语,当铺行业的行话称为‘春典”。
 
当铺称袍子为“挡风”,裤子称‘又开”,狐皮称“大毛”,羊皮称‘小毛”,长衫称“幌子”,戒指称“圈指”.桌子称‘四平”.椅子称‘安身”,金钢钻称“耀光”,珠子称‘圆子”,手镯称‘金钢箍”,银子称“软货龙”,金子称‘硬货龙”,古画称‘彩牌子’,古书称‘黑牌子”,宝石称‘云根”… … 
 
当铺将平时常用的一至十的数字说成‘由、中、人、工,大、王、夫、井、羊、非”,也有将这10 个数字写方‘喜、道、廷、非、罗、抓、现、盛、玩、摇”;还有的当铺将一至九数写成‘口、仁、二、比、才、回、寸、本、巾”。另外,有的当铺还用术语代替数的隐语,如“道子”是一,“眼镜”是二,“炉腿”是三,“叉子”是四,“拳头”是十。如当物原来只肯给12 块钱,当户不干,当铺掌柜在一旁就用‘拳头”、“叉子”暗示给14 块。
 
当铺在写当票时,多用草书、减笔或变化字,其功能一是写时迅速,一挥而就;二是行外人难以辩认、摹仿、篡改、伪造:三是防止不法当商来欺骗当户。
 
较大的当铺收金银首饰、古玩、字画等昂贵物品;一般当铺只收衣物等非贵重物品。但当铺一般不收来路不明之物,防止惹事生非。当铺不论收什么物品,一律写‘破旧”字样。比如一般衣服,件件都写‘虫吃鼠咬”字样,就是当物完整无缺的,也写‘破旧”二字。如一件崭新皮袄,要写成‘光板无毛”;一只金表,也要写成为破铜表。其目的是预防万一存储期间有所蚀损,可以堵塞当户争执。但当铺对当户的东西保管得特别经心,为的是到死当时自己多卖钱。
 
每家当铺里都有坐柜和站柜的两个人,坐柜主要是为了在站柜与当户发生争执时好打圆场。比如当户嫌给价太少,拿着当物要走的时候,坐柜赶忙起来打圆场。如站柜的说‘拳头、道子”,意思是已经给钱了,坐柜认为可以再加两块时,就用“拳头、炉腿”,暗示给13 块。总之,遇到值钱的东西,他们就尽量不让当户走开。如果当户坚持要高价,双方不能达成协议时,他们便用当户识别不出的手脚,把当户的衣物等给整理好。其方法是:把衣服上身的一只袖子反叠,袖口朝下;裤子折三折;如是金货,就用试金石轻磨一下;如是金表,则将表盖微启一点。第二家当铺一看,心里就有数了,所给的当价,就会与第一家差不了多少。这样,当户最后还是只得用低价当出。
 
当铺之间往往有着密切的联系,如夜间走动叫门时,不用敲,只需喊一嗓子‘嗷”,里面即知是同行,马上给开门。有一段〈晚间叫门》的顺口溜写道:“看戏归来夜色深,栅门紧闭气象森。几度轻敲门不启,一声‘嗷’字便开门。”
 
一般来说,当铺掌柜的都是精明强干家,经验丰富,识广见多。但智者千虑,难疏一时。据张家口市一位从事多年典当生意的王默然老人说,过去一位山西祁县人在桥西开当铺时,李掌柜经常在柜房坐柜,他虽然从事典当40 多年,实际经验也丰富,但他也被同行骗过,又不敢吱声,怕在同行中丢面子。
 
那是一天午后,李掌柜在柜房坐柜,有一人拿来一颗冬珠求当。李掌柜仔细看了这颗珍珠,精滑光润,真乃千金珍品,于是将当户让到室内,商议质价。当户张口要价五百块大洋,掌柜没同意。最后当户拿上珠子要走,但又止步道:“请您再仔细看看,这颗宝珠的价值在千金之外。我经营的是珠宝,您经营的是典当,大家都是内行,不会不知时价。我因急用钱,非五百不当。您若给四百五,我可另取20 颗小珠子凑到五百块大洋,您看怎么样?李掌柜一掂量,同意了。
 
当李掌柜全神贯注地挑选小珠时,当客在一旁斜视着李掌柜,并嘲笑道:“您真可谓慎密到家了!还是先收好冬珠吧,莫光在小珠上面斤斤计较,要知道一周之后我就赎回去的。”当客取了当钱离去后,李掌柜又审视了那颗冬珠,谁知它竟变成了膺品!原来,开始当客拿来的那颗冬珠的确是真的,只是李掌柜聚精会神地挑选小珠之时,当客已巧妙地调了包。
 
在清朝末年,张家口堡子里马道底街有一家山西太谷曹家开的‘惠民”当铺。当铺前街是鼓楼西街,街里住着一位将军叫定安,其祖先随康熙皇帝北征噶尔丹,回师后驻守在张家口,到了老年就定居在这里,定安将军死后,其子弟们不务正业,靠当卖家产维持生活。一天上午,定安将军的长子拿一幅画到‘惠民”当铺去当,要当20 两银子。今天坐柜的曹掌柜是典当业的行家,经验丰富,他看过画后,认为这幅画不是出自名家之笔,不直20 两银子。但他看到画面上有片墨竹,竹林下有一口肥猪,头部已钻进竹林,画面上部有4 字题款‘竹内有猪”,没有下款和时间。知识渊博的曹掌柜看出了“竹内有猪”的奥秘,于是让人按当户要价付了银子,并开了当票,当期为6 个月。
 
深夜,曹掌柜独自一人打开那幅画,仔细揣摸“竹内有猪”4 字,经过他反复观察、敲打,终于发现了秘密所在。原来一般画袖都是实心,而这幅画柏是空心的,在画袖一头有个塞子,不仔细看发现不了。他拔出塞子发现内有黄绸子和丝棉包着5 棵大珍珠,价值连城,看后他按原样放回。说也凑巧,时过不到半年,当户因吸大烟过量溢然死去。又过一个多月也无人来赎当,此时当票已过赎期,成为死当,曹掌柜发了一笔横财。
 
在人吃人的旧社会里,有些不法之徒经常利用假当票坑害市民。他们行骗的方法多种多样,比如手拿一张假当票,在桥西武城街上拉住行人诉说苦情,什么“家中尚有80 岁高堂老母,无衣无食,家里能当卖的全当卖光了.这件皮袄快到赎期了,却无钱赎回.请您随便给几个钱就转让给您吧”之类。行人一看,他说的那个当铺离这儿不远,就在前边,看当票也是真的,于是接过当票,给了钱,那个人转身就不见了。买当票者按当铺字号去赎,才知道是过期当票惰的是涂改或伪造的),追悔莫及。
 
旧社会的坏小子或是混混儿很多,他们不干正经事,有时大白天也会到当铺里敲诈勒索。有个亡命之徒在当铺用刀割下自己大腿上一块肉,扔在柜台上,要求‘当”若干两银子,掌柜的怕惹事,只好给些银子打发走了事。